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35

温小良走出超市的时候,街上已经亮起了路灯。

她在路边停下,在等待红绿灯的间隙里,查看了一下购物小票。

红肉,甘蓝,大蒜……林林总总算起来一共八样,花费了一张百元大钞,其中一半都花在了大蒜身上。

最近的大蒜贵得出奇……这都要怪“嗜血魔”。

嗜血魔,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变态式的罪犯。最近极夜市接连出现了几十桩命案,死者的死因都是血液被吸尽,这些人命全都算在了这个“嗜血魔”的身上。

有人说嗜血魔是心理变态的人类犯罪者,也有人说嗜血魔其实就是放纵了本性的血族。温小良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希望是前者。毕竟极夜市里血族人数占了一半以上,一个放纵本性的血族背后,可能是更多即将露出獠牙的血族……这么一想简直让人背后冒冷汗。

低下头,温小良看着自己的手,这只手看起来平凡无奇,事实上也十分脆弱,遇到强壮的血族,会被对方轻易地拧断吧。

她不是血族,非但不是血族,她甚至不是个“清白人”,她的祖辈是那种被称作“吸血鬼猎人”的人类,放在现在这个血族占主流的城市来看,她应该算是……反逆者的后代。虽然现在大家都喊“血族和人类平等相处共同发展”,但她不会真的傻到以为自己真的和血族一样。

生活中低调再低调,尽量不让人注意到她是吸血鬼猎人的后代。这就是她过去十八年的做人基本原则。

……扯远了。总之,不知从哪里流传出的说法,说嗜血魔讨厌大蒜,如果在身上带上足够的大蒜,嗜血魔闻到了,就会厌恶地避开。所以最近极夜市里的大蒜一上架就卖脱销,就她手里这些,还是她拼命从一群大妈手下抢到的……

啊,绿灯了。

她收起思绪,正要穿过斑马线,忽然手里的袋子一轻,她一怔,随即心底暗叫一声“糟糕”,低头一看,果然蔬菜们都掉出了袋子,落在地上,骨碌碌地滚向四周。

“啊啊掉得到处都是……”

她皱起脸,迅速蹲下身捡起蔬菜,塑料袋破了用不了,就先用手臂贴着胸口兜着。

七零八落的蔬菜里,小个头的大蒜格外不起眼,然而在温小良眼中,每颗大蒜都是揉成一团的钱,且沾满了她在超市里奋力拼搏的汗水……比甘蓝什么的贵重多了!

她蹬蹬蹬地捡起一颗,又捡起一颗……好最后一颗了!……啊,被人拾起来了……

拾走大蒜的是一只白皙的手。夜色已深,但这只手却白得如此鲜明,仿佛手本身就会散出光晕似的。

这种白……血族?

她心里微微一沉,抬起了头,看向来人——

极其俊美的容颜。绛红色的瞳仁。

红色瞳仁。

果然是血族。

她立刻站了起来,手臂兜着蔬菜退后一步。对方没有动,立在原地望着她。

温小良在“问他要回大蒜后走人”和“说‘大蒜送你了’后走人”权衡了一下,觉得堂堂血族应该不会为了一颗大蒜就暴起伤人,于是她伸出了手,掌心向上,微垂着眼,低声说:“谢谢。”

她等着这位不知名的血族将大蒜还给她,但她等到的是一个夜风般的声音——

“温小良。”

她一愣,抬起头,惊疑地看着他。

“……你认识我?”她在脑中搜刮了一阵,未果,心里一个猜测浮出来,“那个,我出了一场事故,最近几个月的事都忘了……你是,西普区的人?”

夏唯曾告诉她,两个月前他们一起搬去了西普区,后来她出了事故,他就带着她又回到了故乡小松区。今天恰好是他们回来的第七天。

这么快就有西普区的朋友找来了?……可怎么会是个血族?她一直避免和血族打交道……难道,是敌非友?

腿部肌肉悄悄绷紧,她抿了抿唇,盯着他,根据他的回答,她会选择是否拔腿狂奔。

“你和夏唯住一起?”他不答反问。

她一愣,他还知道夏唯……果然是他们在西普区认识的人?

带着谨慎,她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不答反问,他却似乎从她的反问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没再追问了,上前一步,在她戒备地后退之前,将大蒜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抬起眼,看了看他,然后接下了大蒜。他收回手。

“最近极夜市很乱。”他说,“不要一个人出门。”

她当然知道最近外面不太平。要不是夏唯受了伤,她也不会独自出门。

但是这些话没必要和陌生人说。

她一面望着他,一面向后退了两步,见他没有阻止的意思,便潦草地点个头算是道别,然后匆匆转身离去。

快速地走过拐角处,眼角余光向后瞄,见那个血族还停在原地。

……奇怪的人。

她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心跳得非常快……

被吓到了……

心神不定的,她疾走在归家的路上。道路越来越窄,两旁路灯也开始出现坏灯,最终一栋红砖小屋映入眼帘……她舒了口气。

家这种建筑物,给人一种安定感。

她摸出钥匙,插|进锁孔,推开门……然后,怀里的蔬菜掉了下来……

“小唯!”

她白着脸,腿都有点软,踏过一只大蒜,来到侧躺着的少年身旁,蹲下身,伸手握住他的肩膀,小心地将他侧过身来……

少年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匕首的刀刃没入左胸,只剩刀柄在外头。

她抖着唇,“小……”

夏唯忽然睁开了眼,微笑:“欢迎回来,小良姐姐。”

温小良先是僵住,接着沉默了几秒,然后探出手,摸向他胸前的匕首,抓住刀柄……毫无阻碍地拔了起来。

假的。道具刀。装死道具。

“……夏唯!”

……

“不要生气了……我是想让你开心一下嘛。”

十分钟后,夏唯坐在温小良面前,双手合十卖乖:“我在网上看到有妻子这么装死哄下班回来的丈夫开心,想起你最近总是闷闷不乐,所以才效仿一下……不觉得很有趣?我都想好了明天要怎么装死呢,明天我打算用……小良姐姐?好吧我错了,我明天不装死了,你转头过来看我一眼吧。”

“……”温小良转过头来,“下次换我装死,你就知道了。你从外面回来,打开门,发现我倒在门口,腹部插着一把菜刀,血流得满地都是,墙上还留着我的血手印,污黑的鞋迹从我身旁延续到门口……”

夏唯想象了一下那个情景,忽然也笑不出来了。

看他变了脸色,温小良才没继续往下说,站起来,转身。

夏唯有点不安地问:“你去哪里?”

她顿住,侧回头睨了他一眼:“做晚饭。”

夏唯松了口气,讨好地站起来:“我来帮忙。”

厨房里。

“今天出去,没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吧?”夏唯。

“大蒜又贵了,算是不好的事吗……哦,我还遇到了一个血族。小唯,我们在西普区的时候有认识这样的血族吗?个子很高,黑头发,瞳仁是绛红色的……也可能是血族常见的猩红,夜里太暗才显得是绛红色。”

“……”

“小唯?”

“……你说的这些特征太宽泛了,血族里黑头发红眼睛的人很多。”

“唔,说的也是……算了,应该不是什么很熟的人。菱形盘,递给我一下。”

夏唯慢慢地拿起一个盘子,递给她,望着她的侧脸,轻声说:“那个血族,对你说什么了吗?”

“嗯……让我不要一个人出门,说现在外面很乱。”

“只是这样?”

“嗯。——好了,菜可以上桌了,我端菜,你端水果。”

她说着,一手端着一盘菜,走了出去,夏唯在她身后,说:“小良姐姐。”

“嗯?”

“你觉得,现在的生活开心吗?”

“开心啊。如果菜价再便宜点就更开心了。”

“那,你希望我们一直像现在这样?”

“……”

把菜碟搁在桌上,她回过身来,看向夏唯。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

“真的没有?”

他点点头。

“……好吧,那开饭。”

温小良转过身,布置碗筷。

他肯定有事瞒着她。但他不想说,她就不追问。

每个人都有秘密,就算是从小朝夕相处,亲如姐弟……也会有不希望对方知道的事。

究竟是什么事情呢……难道是夏唯有了喜欢的人?想搬出这座小楼,所以才会问她想不想“一直像现在这样”?

她从饭碗后看了夏唯一眼。少年的表情很自然,自然而然地说着今天他在网上看到的趣事。

……既然他不想说,她就先装不知道吧,而且说起来,她也不确定是不是真是因为他有了喜欢的女孩子……还得再观察才行。

给他夹了一块拔丝甜瓜,她叮咛:“上网要适量,别忘了你眼睛还没好,用眼过度可不行。”

他笑得眯起了眼,回夹给她一块排骨。

……

夜里风凉,温小良睡前特意关了窗,然后才搓着手爬进被窝里。

左肩碰到床板,勾起些许的疼。她咧了咧嘴,侧了个身,避开了伤口。

这个伤是怎么来的,她完全没印象。夏唯说她因为出了事故才会忘了过去几个月的事,可是她伤到的明明是肩膀而不是脑袋……

她的记忆出了问题,但直觉还在。

直觉告诉她,夏唯有事瞒着她。可直觉也告诉他,夏唯不会伤害她。她甚至觉得,那个孩子宁愿伤害他自己,也不愿伤害她。

或许,这种直觉是错误的,或许盲目信赖会害了她自己。

但在这个城市里,除了夏唯,她也没有其他人可以相信了。

生命里存在着一个可能背叛你的人,本身就是一种幸福,说明至少还有这样一个人,让你投以信任,并因此感到安稳。

至于以后的事,就留待以后再说。

“晚安……”

她低声喃喃,然后将被子拉过头顶。

夜很凉,被窝也是凉的,很久很久,才暖起来。

夜很长。

迷迷糊糊的,温小良觉得有只手在轻轻地碰触她的脸颊。

冰凉的手。

她猛地睁开眼,然后忍不住伸手遮住了眼。

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有些刺眼的阳光,金灿灿,闪亮亮。

她坐了起来,棉被从身上滑落,她有些怔愣地望着窗口。

窗口是开着的。

日光大片大片地洒进来。

……

像今天这样万里无云的天气,适合人类郊游,适合人类踏青,适合人类呼朋唤友三五成群……但不适合吸血鬼们出门访友。

极夜市的吸血鬼不会被日光燃为灰烬,但阳光的直射确实会让他们不太舒服,这种天气他们会尽量避免出门,就像人类不会主动将身体浸在冬河里。

所以,当温小良打开门,看到门外的血族时,她着实愣住了。没等她缓过神来,又一个血族冒了出来,接着是一个人类女孩……

“小良!”扑过来。

温小良下意识地避开了这个来历不明的怀抱。对方扑了个空,回过身来,一脸怨念地看着她。

温小良:“……你们是谁?”

“真的失忆了?”栗发的血族说,表情像吃了怪味果。

“夏唯给她下了暗示。”黑发的血族说,“完全编造一个新人生,今后在现实中很容易遇到破绽,夏唯不太可能这么做。应该是给她下了暗示,让她忘了过去一个月的事……”

温小良:……一个月?什么一个月?说到失忆的话……她忘的应该是过去两个月的事……

“……小良姐姐!”

有些慌乱的脚步声从厅内传来,在温小良反应过来之前,一道黑影掠过了她的身侧,她一惊,失声:“小唯快跑!”

……慢了。

栗发的血族把闻声赶来的夏唯抓了个正着,至此,两位屋主双双落于歹人之手……

“好、久、不、见。”栗发的某人皮笑肉不笑,反扭着夏唯的胳膊,“你看起来精神不错……哦,带着眼罩呢,眼睛受伤了?——报应!我看看……”

他说着就要伸手去掀开,温小良看得眼睛发红:“别碰他!”

栗发血族一愣,转过头来看她:“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她怎么可能不激动?

原本就是你们这些吸血鬼下的毒手,现在还要继续施暴!

“……常新,松开他吧。”黑发血族突然说。

栗发血族面露不解:“松开?”

“他跑不掉。”

温小良心里升起一股隐隐的绝望。

对,这里有两个吸血鬼,他们跑不掉的……她和小唯都跑不掉。

“你、你哭什么,我们又没对你怎样……”

说话的是那个和两个吸血鬼一起出现的人类女孩,她一出声,温小良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怎么回事?她并没有觉得事情严重到值得哭泣的程度……而且哭能解决什么问题?有那个功夫不如拼死一搏。

但眼泪就是流个不停,仿佛身体自动认定眼下到了该流泪的时候。

忽然,她的脸颊被什么冰凉的东西碰了一下,低温让她微微一颤,然后才注意那是一只手,冰凉的手,手的主人是黑发血族。

他在替她拭泪。

她退后一步,带着几分耻辱地抬起手,用力抹去眼泪。

没了泪水,视野终于清晰了,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黑发血族的脸。那是一张大体平静的脸,非常俊美,冰冷的俊美,就和她以前见过的大多数血族一样……但与那些血族不同是,她竟然在那张脸上发现了一些富有人情味的表情,比如,无奈。

“眼泪是武器,但你这武器有点廉价了。”

这句话怎么看都应当定义为“讽刺”,可是无论他的语气,还是表情,都不含一丝讥讽,倒像是有些不满似的。

他在不满什么,不满她流泪?

她还觉得郁闷呢!为什么要对着这些吸血鬼流出软弱的泪水!

“先进屋再说吧。”

他这么说着,然后以一副屋主的姿态,将她和夏唯带到了屋里。

……强盗!

愤愤地站在厅里,她听到他自我介绍:“我是丁言,这是陆常新,那边的女孩是胡妙。”

她不出声,小半思维用来接受信息,大半思维用来计划脱逃路线。

“你,夏唯,还有我们三人,我们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爆炸性的消息将她的思维彻底拉回来,她愣怔着看着他。

另一个世界?……什么意思?

“你被下了暗示,所以不记得了,”自称丁言的血族继续说着令人懵懂的话,“我们在一个月前来到这个世界,起初我们都失去了记忆,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居民,后来记忆恢复,我们开始寻找离开世界的办法,这时你被夏唯下了暗示,忘记了过去一个月的事……”

“等等!”她皱起眉,先瞧了始终沉默着的夏唯一眼,然后看向丁言,“我确实失去了一段记忆,但不是一个月,而是两个月。”

“两个月?”丁言顿住了,仿佛在思考,过了几秒,“……原来如此,他考虑得倒是很缜密。”

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温小良在两个月前从小松区搬到西普区,并认识了咖啡店店主丁言’,这是这个世界的设定,只忘记一个月的记忆的话,那你现在应该还记得我……”

“也该记得我!”胡妙举手,“她搬到小松区的第一天我们就认识了。”

她怨念地看向温小良。温小良不出声,她现在有些明白了,这几人应该不是来找茬,而是来找人的……找的就是她和夏唯。

听丁言的意思,她和小唯以前都是他们的同伴?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小唯要给她下暗示让她忘了这些事……

“这个,你见过吗?”丁言问。

她抬头望去,在丁言的手上看到了一个手环式的东西。

“这是什么?”她迷惑。

丁言和陆常新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夏唯。

“你把她的手环藏哪里了?”陆常新问。

夏唯一声不吭。

温小良皱起眉:“小唯?”

夏唯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温小良心里一紧。

那样的眼神,似是黑暗,似是悲伤,像席卷着黑色泥沙的海流,汹涌又固执地奔向无尽之渊。

他说:“你说过现在的生活,很开心的。”

温小良一愣。

夏唯:“你说谎了?你其实不喜欢这个世界?”

被那双绿眼睛望着,她心里一软:“不是,我是真的觉得这里不错……”

“放屁!”陆常新跳了起来,“什么不错!这里就是一个游戏世界,全真模拟的游戏世界!游戏!你真觉得不错?!”

温小良呆住了。

丁言叹口气。

“我来说明吧,一个月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