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34

“你帮我想个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你想追你上啊。”

“我没有追人的经验啊!”

“我……虽然有经验但全都不值得借鉴。”

“至少也算是经验!”

“……我带你去书店,你自己找本‘倒追一百招’之类的书看看吧。”

“那种书有用?”

“有。……多少有点。”

……

“‘第一条,发自内心的赞美对方的优点’……你欣赏他哪点?”

“脸!身材!气质!全部!”

“全部都是‘外在因素’啊……算了,外貌本来就是一段恋情开始的重要因素。这条先押后,第二条,‘言语中透露对两个人未来的向往’,你追到他之后打算怎么办?打算结婚吗?”

“……结、结婚?”

“嗯。”

“……我只是想谈恋爱而已。我不要结婚。”

“……所以,你也没打算留在这个世界?”

“我想当健康人,但我讨厌做穷人。”

“意思是你只是想玩一场恋爱游戏。”

“有什么不对?我来这个世界就是为了体验一下其他人的人生。你们不也说只要我想回去,三个月一到就可以走吗?”

“没错,但是你选择了和这个世界的胡妙交换身份,这个世界里的胡妙,她的人生里没有‘和夏唯谈恋爱’这个事件,如果你一开始就说你想要的是夏唯,‘洞天’也不会安排你成为她。既然你把这当做一场游戏,那我就告诉你,这场游戏里并没有‘和夏唯谈恋爱’的选项。”

“……那我就不把它当游戏,我就是胡妙,这个世界的胡妙,我要追夏唯,你必须帮我!”

“所以你决定留下来了?”

“不!”

“那我不帮你。”

“你!我要投诉你!让‘洞天’扣光你的工资!”

“事实上我已经退役了,现在我是作为志愿者出现在你面前,就算你投诉我也没用。”

“……”气势弱了下去,“那我……请你帮我,帮我追他。”

“……”这位大小姐意外的能伸能屈,“这个没有商量的余地。……如果你要追丁言的话……”

“不!我不喜欢他!”胡妙梗着脖子,“我之前都看见了,他根本不是我喜欢的型!”

就算你说他是你的型,我也不会帮你助攻的。

温小良在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这个世界的‘胡妙’人生里没有和夏唯谈恋爱的事件”什么的,都是她胡扯的,她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胡妙都会经历什么——除了“这个世界的胡妙会在她二十岁时遇到丁言”这件事,这是人工智能亲口告诉她的,说这是‘历史既定事件’,也就是说,一定会发生的事件。

和“命运”什么的无关,她不肯给胡妙助攻夏唯,只是因为她不想这么做而已。夏唯和胡妙,不用想她也知道自己站哪边。即使胡妙决定在这个世界定居,她都要考虑夏唯的心情,才能决定是否替胡妙助攻,何况是现在这个,将世界视为游乐场的胡妙。

原本她留在奥丁星就是为了防止胡妙给丁言添乱,现在倒是不用担心胡妙对丁言不利了,却要留神她往夏唯身上作死……并不是怕她对夏唯怎么样,她在这个世界没钱没势想干什么坏事也干不了;而是夏唯非常敏感,胡妙抱着“玩玩而已”这种念头接近他,总有一天会被夏唯察觉到的,到那个时候……

真是不愿意想象那个画面,感觉都能嗅到空气里的血腥味了。

“总之,我能给你的建议就是:把你那些风花雪月的想法先收一收,好好上课,好好考试,到点了乖乖吃饭,该运动了就去操场上跑两圈。你之前应该很少参加集体活动吧?都是待在家里,教师也是请的家教?”

看着胡妙的表情,她知道她说中了。一个家境富裕但身患哑疾的女孩,她眼中的风景,注定和常人不同。

“试着做一个没钱但没病没灾的普通人,三个月的时间,够你做很多事了……”

她一连列举了好些小女生们喜欢做的事,胡妙鼓着脸颊听完,撇撇嘴:“那些是很有趣,但我最想要的还是夏唯。”

“……等你决定留下来,再来说这件事。”

胡妙不吭声,过了会儿,她嘟哝:“我觉得我上当了,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人生,一点都不爽。”

“这就是人生,全程激爽那是碳酸冰饮的广告。好了,现在跟我去办转学手续。说起来,这个世界的胡妙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孤儿啊,要不她怎么这么穷。”

“……她之前靠什么生活?”

“不知道。”

“她之前住在哪里?”

“不知道。”

“她之前在哪里读书?”

“不知道。”

“……你怎么一问三不知啊。”

“我才想说呢!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也能当‘志愿者’?”

“因为我和人工智能失联了啊!平时这些信息都是它发给我的,再说‘胡妙’的身份在合同里都有写,你不是看过合同了吗?”

“哼,谁记得这些……我就注意到她五官清秀身体健康,我就同意和她交换人生了。”

“……说不定这个世界的胡妙也只注意到你家很有钱,然后就一拍脑袋同意和你交换了。很好,现在我们一起祈祷洞天之前有帮‘胡妙’做好准备工作吧,不然你就只好当黑户……对了,你之前说‘人工智能’正在维修是怎么回事?”

“哦,我听到你们的前台这么对别人说的,说你们洞天最近所有的‘人工智能’都在维修。”

温小良一愣。所有的人工智能都在维修?

奇怪。是遇到了什么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吗?但他们却还有余力将胡妙送过来……

想不明白,她也不再多想,转而对胡妙说:“去校长办公室吧。”

……

胡妙的‘转学’非常顺利。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温小良已经肯定‘洞天’先前一定做了不少前期工作。校长被下了强有力的暗示,一看到胡妙,二话不说就批转了她的转学,天知道她们手上根本什么材料都没有。

“黑户”胡妙就这样获得了一个‘转校生’的身份,当天下午她就被温小良领到操场上,参加正在进行的体育考试。

“你的班级在那边。”温小良指了指远处某个黑压压的人群,“过去排队就可以了。”

她说着就要离开,却被胡妙抓住了。她回过头,在胡妙的脸上看到一丝紧张。

“你陪我去。”胡妙说。

她顿了顿,想到胡妙以前大约从没参加过这种考试,于是点点头:“我带你过去。”

胡妙明显松了口气,嘴上却说:“我不是胆小,我是不习惯。”

温小良也懒得拆穿她,带着她走向人群,将她带到同班女生的队伍里,告诉她考试的大致流程,然后问她:“听懂了吗?”

胡妙有点呆滞地点头。

于是温小良就转身走了,一面走,一面感到一道可怜巴巴的视线一直追着她追着她……

忍住,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可以了,接下来她就没必要管了。

继续走。

背后的目光继续可怜兮兮地跟着跟着……

“……”

终于她停下了步子,带着相当无奈的神情转身,一眼就看到胡大小姐正站在队伍里,眼巴巴地望着她,像一只被丢进藏獒中间的贵宾犬。

……算了。

她又折了回去,没走到胡妙身旁,而是在她不远处的石凳下坐了下来,离她隔着大约七八步的距离。

胡妙紧绷的肩线松了下来,她似乎是想对温小良露出一个笑,但又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大小姐”,于是就这么要笑不笑的,表情显得非常的……滑稽。

恰好这个时候,轮到她起跑了,于是她匆匆地扭过头去,站到起跑线前。

口哨声响起,胡妙跑了出去。

温小良一直看着胡妙,看她先前跑得有些踉跄,之后就越来越顺畅,慢慢地赶过了前面的女生,最后一口气超过三个人,最终第四个到达终点。

温小良笑了起来。跑得可以嘛。

在终点线停下来的胡妙,先是有些迷茫,然后回过神来,立刻扭头望向了这边。

她看到温小良还坐在那里,面上带着笑,冲她比了个拇指。

心里忽然涌出一种陌生的感情,胡妙望着温小良,忽然也很想……笑一笑。

于是她就笑了,不假思索,无比顺畅。

那个笑容映在温小良眼里,她觉得这才是一个女孩子正确的微笑方式,经常这样笑笑多好,比之前那样仰着下巴美多了。

温小良指了指操场的东侧,示意她去参加那边的跳高考试。

胡妙去了,踩着及格线勉强过关。她有点沮丧地看过来,温小良没说什么,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

接下来是跳远、五十米快跑、坐位体前屈……

胡妙总是往这边看,温小良也一直稳稳地接住她的目光,不论是得意的还是失落的,欢喜的还是沮丧的。

她不说话,也没有夸张的动作,但她始终注视着胡妙,这件事本身,已经是最好的鼓励,亦是一种无言的温柔。

这份温柔不止落在胡妙心里,也落在其他有心人眼里。

等到一系列考试都结束的时候,胡妙跑了过来,叽叽喳喳地和温小良分享她第一次参加校园体育考的心得,温小良随意地点着头,正要告诉她戒骄戒躁的人生道理,忽然一个身影站到了她们面前。

“小良老师。”

温小良一抬头,就看到了面色有些阴沉的夏唯。她先是一愣,接着扭头去看胡妙,却发现胡妙并没注意到夏唯,她还在一脸兴奋地跟自己说她是怎么在五十米冲刺跑里甩掉第二名的……

……就这个对目标人物的敏锐度,还想攻占人家心里的高地?不要小看病娇的防御力啊!

暗自摇头,温小良将视线移回夏唯身上,笑着问:“考完了?”

这一声把胡妙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也让夏唯的脸色好看了一些:“考完了。”

“考得怎么样?”

“……”

“嗯?”

“……有一门要补考。”

“只是一门?不是三门?”

“就是一门!”

“别急别急……我开玩笑的。体育一直是你的弱项,所以我才开个玩笑啊。——哦,对了。”她仿佛突然想起来似的,将胡妙拉过来一点,“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胡妙。”

胡妙,耳朵红通通:“你好!”

夏唯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温小良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默不出声。

胡妙有些无措地看向温小良。

温小良:“……”看我做什么,不要习惯性地依赖我啊大小姐!

但她还是给了夏唯一个眼神,然后少年终于不情不愿地说:“夏唯。”

这就算自我介绍了。勉强算是把场面圆了过去。

温小良不知道夏唯为什么对胡妙这样,他平日并不是个喜欢给人难堪的孩子。

她瞥了胡妙一眼,只见这女孩神情已经有些低落,显然很受打击。

温小良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些不舒服,往深里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忍不住想嘲笑自己,给胡妙当了一下午的心灵支柱,结果不知不觉把自己也陷进去了,见不得她沮丧失落。

微微叹气,她拍了拍胡妙的肩,然后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微微一笑,又看向夏唯:“胡妙和你一个班,以后麻烦你照顾她一下。”

她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没问题,同班同学互相照拂,再正常不过。

但她说完后,夏唯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引爆了负面情绪似的,面上的表情全褪去,盯着她。

“她和我有关系吗?我为什么要照顾她?”他的声音透着一股阴戾,“她是你什么人?你要我照顾她?”

温小良呆了呆,然后心里叹口气。

他的世界还是这么狭隘啊。

夏唯独占欲很强。当初她给他当家教的时候,同时还给另外一个女孩当家教——和任务无关,纯粹是为了挣外快——后来夏唯知道了,发脾气,摔东西……歇斯底里。

他觉得她是他的老师,就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她用了很长时间去纠正他这种想法,长得有几次她都想把他按地上揍一顿算了……怎么解释都不听,道理也说不通,还随时有黑化的可能……这种病娇,真的很能激发人的暴力因子。

后来她说她要走,夏唯才突然收敛了脾性。

这次重逢后,夏唯并没对陆常新他们露出什么恶言恶语,她还以为他已经学会了‘分享’,现在看来,只是没有碰到那条线而已。而胡妙就是……不幸踩到雷了。她是女孩子,而且和当年那个女孩长得有几分相似,再加上那时候,自己也辅导过那个女孩体育竞技……

相似场景激发了过往记忆。病娇炸了。

她理解他,甚至有些怜爱他。

但她不能纵容他。

“夏唯,注意你的语气。”她看着他,“这里没人欠你的。”

——没人欠你的,不要觉得全世界都在亏待你,也不要觉得所有人都充满恶意,是你把自己放在了“被害者”的一方,假想全世界都与你为敌。

这是当年她对他说的话。

她看着夏唯忽然发白的脸,知道他也想起了这句话。

她忽然又有点懊悔,觉得自己话说得重了,可是一想到他已经十七岁了,又硬下心肠,不肯收回之前的话,只说:“你今天考试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

夏唯垂着眼,动了动唇:“……就好了。”

他声音太低,温小良只听清了最后几个字,微微皱眉:“你说什么?”

夏唯抬起头,没看她,却望向了胡妙,冷冷盯着。

心里一惊,她还没说什么,夏唯就转过了身,一声不响地走了。

她站在原地,出了一会儿神,然后感觉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转过头,看到了白着脸的胡妙。

“怎么办,我觉得我好怕他。”胡妙说。

“怕是正常的。”他刚才估计在想着怎么让你人间蒸发。

“可是我心跳得好快,我觉得我可能……”胡妙按着胸口,“爱上他了。”

“……心跳快是被吓的,别想太多了。”

“真的,我刚才觉得他好帅。”

“……”快去看眼科吧少女,或者去看专治抖m的心理医生。

“啊还有!我觉得你刚才说‘没人欠你的’的时候也很帅!超帅!”

“……”弄不懂你究竟是s还是m了。

叹口气,温小良重新望向前方——夏唯的背影已经小得快看不到了。

“回去后应该不会躲在被子里哭吧……”

……

事实证明,她还是小看了时间的力量。仅仅两天后,夏唯就主动找过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张游戏光盘。

《没有白天的城市》,游戏的名字。

看夏唯的意思,他是把这张光盘定义为“和好的礼物”,但温小良怀疑这张光盘里其实暗藏玄机,尤其在夏唯主动表示“胡妙也可以一起玩”之后。

于是她找来了对游戏比较有见解的陆常新。

陆常新惊喜:“在哪找到的!我找这个游戏很久了!圈内传说啊!”

温小良:“……这游戏究竟讲什么的?”

“‘没有白天的城市’,就是吸血鬼的城市啊。头罩式精神链接,全真模拟,进入游戏之后玩家会忘记自己是在玩游戏,以为自己就是城市里的一员。”

“游戏内容呢?有什么任务?”

陆常新愣了愣,“不清楚……应该就是在城市里活下来吧,成为‘吸血鬼’的玩家注意不要被吸血鬼猎人杀掉,成为‘吸血鬼猎人’的玩家注意不要被吸血鬼杀掉,游戏角色是随机生成的,人物死亡后玩家就会自动退出游戏,这样。”

“……只是这样?没什么危险吗?”

“什么危险?……哦,听说玩过这个游戏之后容易做噩梦。”

温小良看了夏唯一眼。这就是他的目的?让胡妙做噩梦?

对女孩子来说确实是比较严重的惩罚了……不过毕竟只是梦而已。

既然这样,那就玩吧。

游戏至少需要五个人同时进入才能启动,于是温小良又把丁言找来了,和他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丁言静了几秒,问了和她一样的问题:“这个游戏有危险吗?”

陆常新又一次给出了噩梦论。

丁言看向温小良,温小良摊了摊手:“噩梦的话倒是无所谓。”看向其他人,“你们有谁怕这个的?”

她看着胡妙,结果这女孩一脸跃跃欲试:“开始吧!”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游戏光盘放入游戏机里,五人呈扇形坐在游戏机前,各自选了一个游戏头罩。

温小良听到丁言轻声问:“你想当‘吸血鬼’还是‘吸血鬼猎人’?”

说这个有什么意义?角色都是随机生成的。

但她还是看了他一眼,“哪个强我就当哪个。”

“这种游戏里不太可能有战力逆天的角色,强不强主要看个人发挥。”

“……那就吸血鬼好了。”

“为什么?”

“我枪法不行。”

丁言似是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回答,顿了顿,笑起来。

“那我来做吸血鬼猎人吧。”他说。

“你要抓我?”

“不,我给你当卧底,给你通风报信。”

“……好,我们一起把吸血鬼猎人一锅端了,然后我给你封一个荣誉公民,让你在城市里横着走。”

“只是荣誉公民吗?这样的功劳,就算做副市长也不过分。”

“那是吸血鬼才能坐上的位置吧?”

“你可以把我变成吸血鬼。”

“好主意,然后位置随你挑。”

她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太荒谬了。

她低头捧起了游戏头盔,然后看了他一眼。

“游戏里见。”

他点点头。

转回头,戴好头罩,她闭上眼,很快感到有四枚金属垫片贴上了她的头。

冰冷的触感让她不自觉地微颤了一下,随即失去了意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