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29

机器人瓦利表示它宁死不屈,不论人类说什么,都无法动摇它守护“回归自然”计划的决心。

瓦利是科研型机器人,论战力它甚至还比不过陆常新。但也正因为它是机器人,对疼痛无感,所以妄想用武力折服它是不可能的。就算奥丁军部最顶尖的刑讯师,也无法令一个下了决心的机器人开口。

一筹莫展的人类小组,召开了一个临时紧急会议。

温小良:“直接敲晕了,然后把它的主机连上电脑,拷贝它储存盘里的治疗剂数据,怎么样?”

丁言(举笔记本):[这种科研机器人都会配备自毁装置,你敲晕它的同时它就会自爆。]

温小良:“……那,先不管它,这间实验室里说不定有‘治疗剂’的成品,我们把整个实验室翻一遍。”

丁言:[你认得出‘治疗剂’的样子吗?气体还是液体,什么颜色?]

“……你光会批判,你也提个建议啊?”←屡次被打击,恼羞成怒。

丁言沉默了一下,树须抓起笔写:[我确实有一个想法]

这句话写完之后,他的笔顿住了,没继续往下写,也没举起笔记本,而是转动树冠去看陆常新,温小良见了他的动作,也跟着转头望去,只见陆常新坐在一个柜子上,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温小良走了过去,拍了拍他肩膀:“喂,别发呆了,过来讨论。”

陆常新抬起头,温小良吓了一跳:“你哭什么?”

陆常新抽抽鼻子,“……太感人了。”

“……啊?你说什么啊,我们现在在讨论怎么说服瓦利……”

他蹭地站了起来!眼里火光闪闪!

“这就是爱!十年来一直为完成主人遗愿奋斗不息的机器人!没错,黑木博士就是黑博士,只有黑博士才有这样的人格魅力!”

黑博士的脑残粉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瓦利当然不会背叛黑博士!不用做无用功了,它是不会交出治疗剂的!”

温小良:……你丫究竟站哪边?

“它不交出治疗剂大家就都要完蛋了好吗?你不要以为自己已经变回人就可以置身事外,你退化了一次不代表你就已经‘获得性免疫’,说不定你明天一觉醒来就又变成猴子了!”

陆常新脸色微微一变,但他还是坚守了一个铁杆粉的节操,声称:“就算这样我也认了。如果这就是黑博士的心愿,我投瓦利一票!”

温小良实在忍不住,一巴掌糊过去。

“他们根本是两个人好吗!中毒啊你!回去我就让陆常熙把你床底下的漫画全烧了!”

陆常新捂着脑袋,有点愤怒,又有点懵,千头万绪里抓出一个最疑惑的:“你怎么知道我漫画都放在床底?”

温小良:“……”扭头去看丁言,“我觉得我们就用方案b,先将实验室彻底低沉搜查一遍,就算找不到治疗剂的成品,应该也有相关资料,说不定还能找到治疗剂分子结构图之类的东西,到时候直接拿着结构图去奥丁星让其他人合成,也是一样的。”

丁言本来想说“飞船站已经全面瘫痪你去不了奥丁星”,但看了看温小良那张余怒未消的脸,他终究没说什么,和她分工合作,把实验室全搜了一遍……事实证明,瓦利的科研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实验室里干干净净,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留下。

整栋黑色建筑物有七层,如果一层一层的找下去,说不定会有收获,但也可能他们耗费了巨大的时间,最后仍然两手空空。

温小良有点沮丧,坐在桌上发呆。丁言望了她一阵子,忍不住过去安慰:[外面的情形,其实没你想的那么恶劣。之前我就注意到,那些人虽然退化了,但他们似乎还保有小部分的理性,比如迅疾龙,真正的迅疾龙十分暴戾好战,但那天我看到的迅疾龙,它们除了觅食之外,并不会主动攻击其他生物。]

慢慢地,温小良摇了摇头:“我不是着急外面那些人,我是着急你们。”

丁言一怔,树须卷着的笔也不自觉地垂下了。

“陆常新已经恢复了,但你和夏唯却还是这个样子。”她抬起了脸,视线从他身上的枝叶掠过,又望向他手里的笔记本,“不能说话,很不方便吧?”

丁言有点受宠若惊,过了好一会儿,才写道:[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我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身体]

温小良只当他是在强忍悲伤故作坚强,更感同情,站起来,拍了拍他的树干。

“不用掩饰了,我都明白的,当树哪有当人好,你看你现在天天难受,都是因为变成了树,受了季节气候的影响。等你恢复了人身,就不会这样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等你变回了人,我也就能放下身上的重担了,说实话每天帮你捋树须也是很累的,手酸。”

丁言,枝叶微微颤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说起来,陆常新呢?”温小良转头,“一直没看到他……哦,在那里。”

留下无言以对的丁言,温小良朝实验室北侧走去,走到那里一看,陆常新对面竟然站着瓦利,瓦利手里拿着陆常新的手机,圆滚滚的脑袋上,机械眼以高速的频率闪动着。

温小良有些疑惑,走近了些:“陆常……”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黑博士’就是‘黑木博士’!”陆常新兴奋地嚷嚷,“一模一样!性格!外表!甚至‘黑博士’也有一个机器人助手!虽然比起你好像简陋了点……不过它也是一样对博士忠心耿耿!”

瓦利频频点头,手指在手机上划划划……接着突然顿住了。

陆常新注意到它的异样,探头过去一看,脸色也变了。

“这里……就是所有‘博士粉’一致抗议的地方了。”他沉痛地说,“从一个纯粹的反派boss变成了有童年阴影的反派boss,并且还为主人公牺牲了自己……这洗白太粗暴了!没法接受!”

瓦利不吭声,手指开始刷刷刷地滑屏幕。最后,进度条拉到底了,漫画里的黑博士也迎来了他的结局:他微笑着对主人公说了一句话,然后走进了火光。

瓦利的机械眼变成了两条细线,仿佛人类瞳孔缩起的模样。

“……喀哒。”

从机器人的身体里传出了一种很古怪的声音,像是一块裹着塑料薄膜的玻璃,突然破碎的声音。与此同时它手中的手机也掉在了地上。陆常新吓了一跳,连忙捡起来,然后怒视机器人:“小心点啊!”

瓦利没有回应。半晌,它突然动了,它按下了自己胸前的某个键,然后它的头顶忽然冒出了一个洞,一只小瓶子从洞里缓缓升起。它抬起手,将瓶子取下来捏在手中。

它凝视着瓶子,说:【瓦利错了。】

它转身,将小瓶子放进了实验台的某个沟槽里,按下沟槽旁的蓝色按钮,小瓶子和沟槽一起沉进了实验台里。

几秒后,所有人都听到建筑物外头传来一声巨响,仿佛烟花在空中炸裂。

完成了这一切的机器人,身上的金属光泽似乎突然间黯淡了许多。它沉默着,按下了实验台上的某个红色按钮,一个仿佛警车警示灯般的圆筒形不明物从实验台底冒了出来,边旋转边散发红光。

目睹了全程的温小良,心里忽然浮现出一种不妙的预感。

“瓦利?你刚才在做什么?”

瓦利抬起圆滚滚的脑袋,看看温小良又看看陆常新,然后它的机械脸上,神奇地透出一股人类独有的诧异来:【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温小良:“……”所以刚才你完全无视了我们吗?

【‘中和剂’我已经发射出去了,三日后生效。】

温小良一愣,然后明白了:“刚才你放进沟槽里那个小瓶子,就是治疗剂……‘中和剂’?”

“啊!那个就是治疗剂?”终于回过味儿来的陆常新一脸崩溃,“为什么!不是说好要帮博士完成心愿的吗?!”

【这就是博士的心愿。】

瓦利站在原地,它身上透着一股平静,如暴风雪之后的荒野。

【是我误解了博士,我错了。现在我弥补这个错误。】

温小良想,她大约明白它这么做的原因了。

——这又是一个,把黑木博士和黑博士等同起来的人。

她有些哭笑不得,又感到有点讽刺。陆常新追捧漫画里的黑博士,于是在现实里,他也和“黑木博士”站到了一起;瓦利相信“黑博士”就是“黑木博士”,于是它将黑博士所做的选择,投射到了黑木博士的身上,认为黑木博士如果还活着,他最后也一定不会发动“回归自然”计划的,哪怕他曾经这么想过,但最终,内心留着一丝光明的博士,一定不会将“退化病毒”散播出去。

这真是太……黑色幽默了。

可不管怎么说,瓦利决定终止“回归自然”计划,这点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好事,他们此行的目的也算达成了。

她舒了口气,正想说什么,忽然中央广播中传出一个机械女音:“自毁准备已完成,倒计时开始。六十,五十九,五十八……”

除瓦利外,所有人都愣住了。

“怎么回事!”温小良。

【这栋大楼就要炸毁了。倒计时。】

温小良&陆常新:“……什么?!”

突然不远处传来簌簌的枝叶摩擦声,温小良扭过头,看到丁言正朝这边赶来,她立刻喊:“别过来!往外跑!”

丁言顿住了,于此同时温小良一把抓住了呆愣中的陆常新的手,拖着他向外跑,丁言也旋即转身,三个人一起朝实验室的大门拔足狂奔。

匆忙之间,丁言稍稍回转了一下树梢,看到那个叫瓦利的机器人正孤零零地站在实验台旁,从警示灯上射|出的红光旋转不停,落在它的金属外壳上,整个画面,看起来有种传奇电影即将落幕的清冷感。

它要留在这里?和这栋建筑物一起迎接死亡?

“瓦利?”

在惊异地呼唤着的是陆常新,他一面被温小良拽着向外跑,一面还拼命扭着脖子回头往后看:“你呆在哪干嘛?快跑啊!”

机器人微微抬起了头,然后又垂下了头。

“瓦利!”

“别喊了!”温小良用力地抓着他的手,脚下不停,“……它不会走的。”

陆常新一愣,就在这瞬间,他已经被温小良拽出了实验室,下一秒,实验室的钢化玻璃门自动关闭,隔绝了两个空间。

“别发呆了,快跑!”温小良说,“跑出这条长廊才算安全!”

陆常新回神,咬了咬牙,甩开温小良的手,闷头向外跑。

丁言瞥了陆常新一眼,不做声,默默向前奔跑。他气力有些不足,否则就可以像前天那样,把他们全放自己身上带着跑,速度会比现在快很多。

空气里,那催命的女机械音已经报数到了“十三”,并且还在继续倒数。

每个人都感觉到时间在燃烧,每一秒都那么短。呼吸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恨不得身上所有的气力都集中在双腿上。

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于,前方出现了亮光。

陆常新是第一个跨出门的,之后是温小良,接着是丁言,然后,实验大楼开始爆炸了。

连绵不绝的爆破,几乎转眼间就从建筑物内部蔓延到了外层,玻璃被气浪震碎再飞溅出去,钢筋和水泥在烈焰中变形……

气浪冲出了实验大楼,携裹着飞砖碎石,扑向了它的猎物。

温小良跑在陆常新身后,清楚地看见一块尖锐的玻璃正刺向他的后脑。她心里一急,已经发挥到极限的腿力竟然又加快了,硬是赶了上去,伸出手拦下了那块玻璃,玻璃的锐角扎进掌心,鲜血涌了出来。

突然一根树须猛地缠住了她的身体,将她硬生生向左侧一拉!几乎同时,一块拳头大的碎石擦着她的右耳飞出去。

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被救了,回过头,看到丁言就在她左侧,枝叶根根炸起,一副非常不快的样子。

温小良看着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瞳孔猛地一缩。

她伸出手,用力推开了他,而后——

右边大脑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了一下。

视野迅速地暗下去,同时升起来的还有剧烈的晕眩。

恍惚中,她看到一大片金绿色朝她扑来。

金绿,那应当是一种很温暖的颜色,但视野暗得太快,给它染上了幽暗的色彩。仿若一只羽色明艳的翠鸟,猝不及防地,就陷入了黑沼。

——然后,黑暗完全地降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